币安流亡马耳他?微型岛国其实内藏玄机!

鲸鱼?财经

公众号ID:jingfintech

关注

3月23日,日本金融厅(FSA)根据最新修订的基金结算法,向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币安Binance下了“逐客令”,警告其未经注册向日本群众提供交易服务,如果不停止在日本的业务,将提出刑事指控。与此同时,马耳他总理Joseph Muscat发了Twitter正式欢迎币安“迁都”马耳他。

币安随后确认将其总部搬至马耳他共和国。目前,币安已将资源转移至当地,并决定雇佣200多名全职员工在当地建立公司。

“欢迎币安来马耳他,我们要成为全球数字货币领域的先驱,规范区块链技术行业,为全球一流金融科技公司打造最适宜的栖息地。”

 


马耳他,位于地中海中心,316平方公里的南欧岛国,英联邦和欧洲联盟的成员国,自然资源缺乏,以服务业和金融业为主,被誉为“欧洲的乡村”。


相信很多人才因为币安事件才听说有马耳他这么一个国家,但也许以后,它将成为全球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的中心。


一个资源匮乏的小岛国,引进金融科技类外资是谋取发展的捷径。

·    2013年,马耳他就安装了比特币ATM,当地的金融公司Exante发行了全球第一支比特币型对冲基金。


·       2016年,马耳他政府将区块链技术列为国家重点发展项目,支持加密货币在当地发展;马耳他股票交易所(MSE)宣布成立区块链委员会;马耳他总理Joseph Muscat在欧盟委员会上提议将欧洲建立成为虚拟货币中心,呼吁欧盟领导人接受加密货币,并对区块链技术提供宽松的监管政策。 


·       2017年,首个关于促进比特币和区块链技术的国家战略草案,被马耳他内阁批准;马耳他金融服务管理局(MFSA)收集加密货币投资拟定计划的反馈;马耳他主持召开了“区块链及加密货币”圆桌会议,吸引全球的区块链行业人士讨论区块链的发展及合法化问题。


·       2018年, 马耳他金融服务管理局MFSA探讨了区块链技术的商业应用,并允许对加密货币和首次代币发行(ICO)的部分代币进行投资;马耳他内阁秘书Silvio Schembri在迪拜举行的全球加密货币大会上表示,马耳他将正式出台全球首个管理框架, 正式将区块链、加密货币及物联网合法化管理,为全球加密货币投资人提供金融技术服务与法律保障。

显而易见,马耳他希望成为全球范围内的“区块链岛国”,通过多年的努力,以及币安的机遇,似乎即将实现这一目标。


今年3月,马耳他议会决定讨论“区块链合法化提案”,全球第一个“合法化区块链国家”呼之欲出。马耳他议会秘书长Silvio Schembri甚至表示,新的区块链法案将使马耳他这个岛国提升到“世界经济创新领袖”的层次。


“这些法律的目的是为了给目前不受管制的区块链领域提供法律依据。 它将为区块链的发展提供有利的环境,并将使马耳他成为全球区块链企业的目的地。”

 

币安Binance,2017年7月在香港成立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由赵长鹏一手创立。数月之间发展惊人,业务覆盖全球 180 多个国家,上线了超过120种数字货币。


币安是目前全球成交量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超过600万注册用户,24 小时交易额超过20亿美元。

马耳他与币安——“互撩”的玄机

币安远走他乡,实属无奈

币安创始人赵长鹏因为中国对加密货币的严苛态度而选择在香港建立交易所,但香港与中国内陆一脉相承,难免有东窗事发之时。


为免后顾之忧,大多数中国的加密货币交易所“迁都”法规宽松的日本。


日本政府这两天还公布了希望将ICO合法化的指导方针,实实在在的大力鼓励区块链发展,但由于日本众所周知的“护犊”脾气,注重本土企业发展,外国企业要想通过注册拿到日本的数字货币交易所牌照并非易事;加之币安上山寨币众多,而日本金融厅对ICO的币种审核严格,币安要获得日本金融厅颁发的牌照难于登天


在接到日本的警告之时,币安Binance也许还不知道有马耳他这么一个“区块链净土”存在。随着马耳他总理发来热情的邀请函,赵长鹏仿佛接到从天而降的救命稻草,立刻推文回执表示赴约,还不忘为马耳他打广告:


在与赵长鹏关于合作交流过后,马耳他数字经济金融部长Silvio Schembri对于币安Binance的选择做出了官方评价:


“币安Binance的决定是在区块链领域里,表达了对马耳他作为一个国家和政府的信任,因为我们提供了相关法律的确定性。在与赵长鹏的会谈中,我解释了在2月份发布的政策文件’ 马耳他 – DLT监管的先行者 ‘中反映的长期监管愿景。我们并不是在回避,而是希望发挥监管部门职能,拥抱机会和创新。我们的最终愿景是让马耳他成为’区块链岛’。”

 

马耳他银行亮绿灯,拓展币安业务

币安Binance交易所如果说还有软肋的话,就是没能提供法币交易,即法币与加密货币的实时兑换与存取。目前,世界上提供这种法币交易选择的交易所很少,甚至催生出了1:1紧跟美元的加密货币Tether(USTD),这种用于稳定投资波动,以免受加密货币市场的高波动性影响的选择。



不同于其他各国银行的保守态度(为避免政府反洗钱调查可能造成的麻烦,银行单方面切断加密货币的交易兑换),马耳他政府希望马耳他当地银行尽快与币安建立合作关系,几个月内实现对加密货币的存款和提款,这无疑将极大的拓展币安的业务范围,降低投资门槛,提高币安的资金流动,吸引更多的投资者

马耳他温床,孵化去中心化币安

加密货币交易所的业内人士基本都认同,去中心化交易所是大势所趋。中心化交易所,不仅有安全问题,目前还受到了来自类似Polkadot和Cosmos Network的竞争(类似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区块链系统,支持代币和链上资产交易)。


安Binance创世人赵长鹏在经历了3月初的黑客事件后,下定决心要建立第二个币安——去中心化的交易所。用户在中心化的交易所里,资产全为交易所的冷钱包和热钱包储存,而去中心化交易所只是链接了用户自己的钱包,极大的增强了用户的安全,减轻中心化交易所被黑的风险与后果,将满足用户日益对终极安全和交易所透明度的需求。



“币安成长的太快,我们无暇顾及,所有能做的,就是创造第二个币安。”

而孵化去中心化交易所的过程,需要的是一个“长治久安”的温床。马耳他区块链协会的创始成员Leon Siegmund,对马耳他政府目前的监管现状表示了看法:

 

“区块链领域的企业家(币安)需要一个政策明确并且长期稳定的商业环境。马耳他经济将受益的于(币安提供的)高质量就业机会。区块链和比特币已经获得了数以百万计的人的关注和投资。最终,这将带来数十年的繁荣。”

 

马耳他国家区块链工作组的法律专家Ian Gauci表示,


“通常在马耳他开业的区块链机构会考虑从整个行业生态系统的角度评估该国的潜力。在分布式账本方面,马耳他已经在游戏,海事和金融服务方面做出了成绩。投资价值已经展现,马耳他对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宽容政策倾向,是吸引币安Binance的关键因素,也会吸引其他有这样需求的企业来到马耳他。

 马耳他(羊群)效应,此消彼长

如Ian Gauci所说,继币安之后,区块链大厂——“波场”和“BigOne”也向马耳他暗送秋波。



  • 3月26日,波场孙宇晨在推特@马耳他总理,表示波场强烈支持Joseph Muscat总理的远见,会郑重考虑与币安一起在马耳他投资、运营,未来希望跟币安一样进驻马耳他,与马耳他政府共建区块链岛。

 

  • 正在日本的BigOne CEO老猫也相继在推特表示,希望进驻马耳他,加入马耳他区块链计划。

 

除了币安,波场和BigONE这三家公司,马耳他还准备招募更多的区块链企业。3月25日上午,马耳他总理JosephMuscat发表讲话称,政府正与一些潜在的加密货币投资者进行谈判,这些加密货币投资者希望将他们的企业迁往该国。而事实也如其所述,赵长鹏化身“马耳他大使”,募集同僚抱团取暖,齐聚岛国开趴,称已经有20多家大型区块链企业入驻马耳他


尽管一些国家选择忽视创新,保守立法的态度来对待区块链的革新,但总有一些国家有勇气和魄力去拥抱创新,励志成为先驱和领导者,脚踏实地的积累与大国竞争的筹码。


马耳他如是,新加坡亦如是。



商务合作  |  邮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号:jingfintechio  QQ:212271682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