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娜在新加坡的疫情记录与心情

自这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我一直想写一些什么,但是又不知道从何写起。

这场疫情打乱了我今年的计划,我相信也打乱了很多人的计划。

我在新加坡工作学习生活了将近七年。其实我今年本来有计划要踏出舒适圈,想要转行,先回国申请支教半年,再重返学校沉淀下来深造做学术,以备将来在国内从事教育行业。一切准备都就绪,一个欧洲还不错的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也拿到了,然而一场疫情,让我的计划搁浅,推迟到目前看来是不知何时。

最近新加坡每日增长回落到个位数了,我总算是想要记录一下近十个月来,我因疫情而变化的心情和心态。总的来说,像坐过山车一样,不重视,担心,迷茫,恐慌,发愁,麻木,各种情绪交替着出现,起起伏伏。

娜娜在新加坡的疫情记录与心情

刚开始听说有这种肺炎存在的时候,应该是十二月中下旬,那时候没大引起重视,以为是一种类似感冒一样的流行病,并且不会全国蔓延,应该可控。

一月,新冠大爆发出来。最开始,新加坡并没有病例。所以那一个时段,我一直在担心国内的疫情,每天都不停地刷看数字,想屯买口罩寄回国,身边却已经到处断货了。然后,一月二十三日武汉封城的前后,新加坡出现了输入性病例。顿时橙色预警,全民恐慌,年也过得不安稳。但是政府当时并没有提倡大家戴口罩,口罩和消毒液也售罄,没得买。

彼时我心很大,年后每天上下班坐公交地铁是完全没有戴口罩的,也没有非常害怕,因为新加坡当时日增长病例不多,也没有死亡病例,所以我坚信,只要锻炼好身体,勤洗手,就可以了,所以我和同样心大的几个闺蜜,都没有特别做防护,还是该聚会就聚会,毕竟,我们都非常相信新加坡政府做防护措施的高效,医疗水平的高超,和全民的自觉性。一月底到二月底这一个月里,我非常关心国内的情况,看到钟南山李兰娟等院士们和白衣天使们在抗疫一线的事迹与故事,热泪盈眶。为祖国祈福的同时,我也非常担心父母,每天多次刷数据看新闻盼望好消息,又每次看到触目惊心的数字很难过。每天我像老妈子一样提醒爸妈在家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出门,注意保护好自己。

娜娜在新加坡的疫情记录与心情

事态发生变化,是在三月份。国内疫情逐步得到控制,在向好的方向发展,然而海外开始频频爆发,数字节节攀升。新加坡也不例外。

其实最初新加坡控制疫情的手段,真的是很值得称赞的。国内也有很多新闻夸赞新加坡的应对措施,看似佛系,其实有章有法,属于“武当派”。政府的追踪手段非常厉害,所以每日公布的数字,都有相对应的追踪信息,非常透明,对接触者的排查也非常严格。医护人员们尽职尽责,所以治愈出院率很高,也没有死亡病例。

政府针对疫情严重的国家,实施了边境管制和航空管制,但是从海外回新加坡的本地人,还是带了很大一波境外输入病例。有一些人违反了居家隔离政策,悄悄出门被捉。社区传播开始有扩散的迹象,社区感染数字开始增加,有一点失控的趋势,所以各种政策进一步收紧。每日增长病例升至40+至70+,对于新加坡这样小的城市国家,这个数据是蛮吓人的。

这个时候的我,开始带口罩了,不管口罩价钱炒得多高,我想办法给自己屯了三盒,虽然政府还是没有提倡大家一定要戴口罩。父母开始反过来因为我的处境担惊受怕,在他们强烈要求下,上下班我都乘坐出租车,每天两点一线。这里值得一提的是,政府给每户人家发四个口罩,由现役军人发放,在口罩紧缺的当下,政府真的非常负责任了。其实政府在这个时段没有提倡全民戴口罩,可能是因为口罩储备不足,政府不希望引起民众更大的恐慌,但是政府和大企业已经暗中转移口罩生产线回来,比如雷蛇公司。

娜娜在新加坡的疫情记录与心情

真正的事态恶化与失控,是疫情在新加坡的客工宿舍集中井喷式大爆发,和死亡病例的出现。此时已是三月下旬。李显龙总理发表讲话数次,超市已经几次被抢空,并且已经有了通货膨胀,物价提高的势头。我的前同事,一对夫妇都感染了,更让我觉得这种病毒距离我们每个人,很近很近。

政府终于在四月三号由总理下午四点发表讲话,决定四月七号开始,实行“Circuit breaker”(断路器)措施,就是所谓的“封国”了。刚开始,是计划28天,后来又延长了28天,除了医护人员和重要行业工作者以外,一律停工停学,必要外出强制戴口罩,不得拜访别人家,不能在公共区域长时间逗留。贴封条,超市等店扫码,巡警巡逻各种措施与罚款措施都清晰且严格。政府也出台了一系列补贴措施,保障大家的生活,非常负责任,值得称赞。

刚开始居家的十四天里,我完全没有出过家门,因为数据让我是真的恐慌了,我也不希望父母担心我,真的是惶惶不可终日的14天。听说有外卖送餐员感染,我连外卖都不敢订。所有食物与日用品,我都是在网上超市下单购买,这个时候,网上下单买食物和必需品,真的需要用抢的,毕竟资源人力都有限,也得碰运气,有时候一个礼拜只能抢到一个时段送货,甚至手慢无,只能等下个礼拜。所以我每次都是买大概800-1000人民币左右的可储存食物,纸卷等等,早起抢送货时间。

56天里,我每天写日记,记录增加病例数量和心情,142,287,334,623,942,596,1426,1016,1037,937,690,528,932……“”封国”的前半程28里,从数据看起来,疫情非常失控,死亡病例在增加,追溯不到感染源的病例也越来越多。疫情也给大家带来非常大的影响。身边认识的很多人被公司解雇,还有计划裁员中的,留职停薪的……再加上舆论对中国的不友善,让我非常难过,觉得每天都活在煎熬中。我很想买高价机票回国,但不敢冒风险,更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给自己国家添乱添麻烦,所以我选择了以静制动,稳住不走。但是在异国,感觉没有依靠,看不到方向,因此我心态崩了多次,哭了多次,好希望一切都是自己做的一场恶梦,梦醒了依然是岁月静好。现实是残酷的,在物质极大丰富的年代,感受到资源有限,感受到生命威胁也是活久见了。我每日向各路神明祈祷拐点早日到来,疫情尽快结束,让这场全人类的危机与浩劫立即消失。

娜娜在新加坡的疫情记录与心情

为了调整心态,转移注意力,我开始看书,写文章。工作以来浮躁了许多年,倒是在居家的这段时间里,解除了封印,重新开始沉淀自己了。然后下半程封国期间,数据虽然居高不下,但是集中在客工宿舍,社区传播开始有了好转。

对于客工宿舍爆发这件事情,我这里不做出评论,因为我没有一手资料,不适合想当然地评论。

我渐渐在读书中找到了内心的宁静,对新增的病历数据渐渐麻木了。也接受了今年计划不能实施的结果。慢慢看开了,心态由焦虑烦闷变成了顺其自然,听天由命。

6月2日,“解封”的第一天,进入后“解封”时期的第一阶段,除了可以恢复工作读书,餐厅依旧只能打包外带,边境依旧没有打开,该严格的政策依旧严格。在经济倒退的大背景下,我的工作也非常清闲,所以我依旧有很多时间读书,写文字。

6月19日进入第二阶段,可以逛商场,下馆子了。按照父母的要求,我上下班依旧打车,也依旧没有和朋友去餐厅吃饭,但是我开始订外卖,做户外运动,读书,听书,码字。虽然偶尔新增的病例数字还是会刺激我的小心脏一下,因为两三百例对一个小国家来说,真的非常多,但是我对新加坡控制住疫情非常有信心。政府高效,民众配合,再加上医疗水平条件高,庞大的感染人数中,死亡人数牢牢控制在20多例,让我有各种理由相信,这场抗疫战争会漂亮地胜利。

娜娜在新加坡的疫情记录与心情

现在,依旧是处于后“解封”时代的第二阶段,依旧是强制性要求全民外出戴口罩,进出公共封闭场所依旧需要扫码,但是近几天,新增病例数在4-5例左右,疫情在新加坡已经算是稳定控制住了。可以举行100人次以内的活动,并且政府和民众也都在积极准备迎接第三阶段。我觉得自己的生活已经基本恢复了往日的样子。

纵然心中有对计划搁浅的意难平,但是我淡然了许多。生死面前,一切都是浮云。只要我保护好自己,照顾好自己,不让父母担心我,早一点晚一点去完成人生计划,又能有多大的区别呢?

这一场疫情,让全世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改变了很多人的人生轨迹,也影响了很多人的生活方式。疫情给大家敲响了警钟,要更多地关注身体健康,增强抵抗力。珍惜身边的人,因为生死无常。珍惜自己所拥有的,并且要不断提升自己的各方面,才能在自然选择中,适者生存,不被淘汰。更要珍爱保护我们的地球,才能不被人为的破坏大自然反噬报复。

希望疫情像当年的天花一样,有药可医有疫苗可控,在全球范围内早日彻底结束,还我们所有人一片净土,还我们所有人的岁月静好,还我国家的海清河晏,太平盛世。

娜娜在新加坡的疫情记录与心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