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后,在新加坡又见到他的一瞬间,我哭了……

|关注“新加坡眼”,输入“旅游”“雅思”获得更多信息|

在新加坡读书的时候,曾有半年多在外面租房子住。搬过去不久就发现了邻居家的那只小猫:玲珑的身材,晶莹的眸子,透亮的软毛,一只漂亮的小公猫!唯尾巴短短——据说是为了避免它和它的追求者行云雨之事才做了手术。看来长得太帅的猫,同样不安全。


好奇害死猫。这小家伙对它的新邻居有着强烈的好奇心。在房子里时,我们时常可以感觉到栅栏门外有什么东西在探头探脑。它通常起得很早,7点15第一个舍友出门后,它便悄然降临门外,睁着清澈透明的大眼睛,深情地望着我们的客厅,略带忧郁的目光似乎总想探寻着什么。也不叫,也不闹。有时候我从厨房出来,它的小脑袋已伸进了门。看到我的身影,又惊恐的缩回去。这一举动一度让我十分伤心:难道我那么可怕?


09年的小猫

这只淘气的小猫!起初它仅仅隔着栅栏门探查屋内的情况。慢慢熟识之后,它的胆子渐渐大起来,敢于一步步深入“敌营”。往往只是转眼的工夫,刚还在门外张望的它,已蹑手蹑脚地进了屋,亦步亦趋地踩过我们的鞋子,安卧在那双最贵的登山鞋上;一天晚上,我已关了屋门躺在床上,朦胧中听见舍友的声音:猫在电视上!


第二天才知,他出去客厅取东西,发现那小猫竟高坐在厅里的电视机上,居高临下地观望,虎视眈眈,傲视群雄。更“过分”的是,有一次我走后忘记关第二道木门,这小猫竟长驱直入到我的房间(房间门正对大门),威风凛凛地跳上同屋舍友的床,乱踩乱踏,非要留下梅花印才善罢甘休。无奈的舍友只得一下课就赶回家洗床单。这简直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可是我们又如何忍心打这聪明的小猫!有天早上它照例在栅栏门外滴溜溜的转着眼睛,我于是也轻手轻脚手走出厨房,躲在半开的木门后边,慢慢探出头,悄悄看着它。一会儿功夫它就意识到了我的存在:歪着头,略带疑惑的打量我;我和它对视几秒,身子往门后躲了一点,这样我就消失在它的视野范围内。


可这小东西绝顶聪明,立刻把自己的身子朝相反方向挪动一下,于是我又显现于它的目光中;我乐了,再次把自己往门后藏了一点,并继续透过门缝偷偷看它。它迟疑一下,接着又迅速往相反方向移动一步,这样我又暴露在它的可视范围内……如此这般,往复循环。


每次它都能准确判断我的位置从而及时做出调整;每次调整后我们目光相对时,它的眼神里总透出丝丝的不屑,似乎正告我:你的鬼把戏,又被我识破了!最后我深感玩不赢它,耍个花招,关了木门。再打开时,它也不见了踪迹,休战回屋。



小东西会在没人的时候偷偷溜进我们的屋子,也会在早上我去学校时藏在楼梯边目送我乘电梯。不过,它始终对我装电脑的黑包心存恐惧。见了就躲,能多远就多远;看到就跑,能跑多快跑多快。


有时我逗它玩,故意在它面前加重脚步,一边狠狠的晃着电脑包,它便逃得没心没肺,慌不择路;又时不时回头观察,生怕那个黑家伙追上来似的,直到停在了它认为安全的地方。这个时候,它又会远远地盯着你,彷佛宣告:本宝宝不是怕你!只是想锻炼锻炼身体!


 “猫小鬼大”的精灵,想接近它绝非易事。你一旦有一点点靠近它的企图,它就做好了狂奔的准备,脑袋微侧,四肢舒张,欲加速状;你找张小纸片逗它,它奋不顾身的一次次扑上来,灵活敏捷却绝对不会离你太近;你学猫叫以为可让它消除戒备,起初它还不明就里的四下张望,听多了就有了免疫力,对假的猫叫不睬不理;你给它喂马来西亚带回来的鱿鱼干,它闻了闻,挑出其中最大的一块叼走,只剩下你去替它打扫战场收拾残局。举“爪”投足间,它传达的信息相当明确: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美食也收买不了来本喵的心!


我们毕业的那天,也是新租户入住的时候。各式各样的箱子堆在门口,大大小小的包袋进进出出,喧闹繁杂的声音此起彼伏。可怜的小猫显然极少亲见这混乱的阵势,无助的蜷在楼道一隅,呆呆地望着与这个房间有关的一举一动,目光流露出万分的不解和恐惧。


我拖着箱子拎着装电脑的黑包离开住了大半年的房间,邻居的马来阿姨不停地向我挥手道别,我也不停地向她挥手道别。小猫儿却既没有跟着我去电梯口,也没有对电脑包有任何关注,直到电梯关上了门。离开新加坡前我又回去过一次,在房子门口看了看,又四下找了找,却再没有了那小猫曼妙的身影。


今年年初,我应邀和同事们一起出游,从而再次回到了新加坡。去当年租住的组屋看看是行程的一部分。走出电梯门的时候,我忽然想:八年过去,邻居家那只喵星人不知道怎么样了。


正在这时,一声猫叫惊扰了我的思绪——循声望去,一只小猫赫然出现于我的面前——玲珑的身材,晶莹的眸子,透亮的软毛,短短的尾巴!这……莫不是当年那只小猫?我快步走到了当年的住过的房间外面,小猫不知何时跟了过来,停在了邻居家的门口。一个马来小姑娘正巧从屋里出来。我问她,这只小猫多大了?她说,十岁。这时我几乎可以肯定,它就是当年那个小家伙!我的泪水涌上眼眶,声音有点哽咽。


我告诉她,八年前我就住在隔壁的房间,当时的邻居养了一只猫,就是这个样子。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哭,但是眼泪怎么都忍不住。小姑娘一边点头,一边微笑。小猫却钻进了栅栏门。我在楼道尽头站了很久才离开。路过邻居家时专门驻足停留,隐约看见小猫静静的站在门里,并没有出来的意思,全然不记得我们多年后的相遇。


(月光下的凤尾竹)

相关阅读:

— END —


欢迎关注新加坡眼®

新加坡最大的自媒体平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