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疫情反弹暴露新加坡隐藏的另一面

埃菲社4月21日以《疫情反弹暴露富裕新加坡隐藏的另一面》为题报道称,新加坡的疫情主要集中在住宿条件简陋的贫民区,这些区域以前就曾暴发过其他传染病。文章编译如下:

挤在狭窄的、卫生条件恶劣的房间里,新冠肺炎疫情在新加坡底层外劳人员当中迅速传播,导致在短短一周时间里新加坡的确诊人数提高两倍,而在此之前新加坡还是全球抗击疫情的“典范”。

这些劳工宿舍远离豪华的市中心,每个房间的住宿人数多达20人。在21日确诊的1111例新增病例中,1091例属于外劳人员。新加坡总理李显龙21日在电视讲话中说:“劳工宿舍感染人数增多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为了阻止疫情,我们已经进行了大规模检测,包括对没有出现任何症状的人员的检测”。

目前,新加坡已经成为新冠肺炎确诊人数最多的东南亚国家,病例总数达到9125例。不过它的死亡率控制得很低,目前累计死亡人数仅有11人。

新加坡政府承认目前疫情主要集中在住宿条件简陋的贫民区,那里居住着超过20万劳动技能低下的外国劳工,其中大部分人来自南亚国家。

“富裕的花园城市国家”新加坡是最早暴发新冠肺炎疫情的国家之一,新加坡政府迅速采取行动,限制与疫情严重国家的联系,利用科学技术密切追踪感染患者的活动,加上其他配套措施,有效地控制住了疫情,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抗疫成功的“典范”。但是在4月7日,新加坡不得不进一步加强防控措施,关闭了所有非基础性商业设施,导致很大一部分外劳人员失业在家,他们主要从事建筑和清洁业务。

旨在维护新加坡移民权利的新加坡非政府组织“客工亦重”发表声明指出,接触追踪显示,建筑工地传染现象普遍,使得感染病例大大增多。该组织指出,新加坡大部分感染者是持临时工作许可的劳工。“客工亦重”批评新加坡政府对这些劳工宿舍的隔离政策。在这些宿舍中,健康人群与无症状和轻症患者共同居住在狭小的空间内。

该组织指出,“宿舍群体隔离政策充满风险,众所周知,这些劳工宿舍人口密度非常高。当很多员工呆在同一个房间时,保持社交距离是不可能的。”

新加坡总人口560万,其中1/3是外国移民,底层工作几乎完全依靠外国劳工来进行。新加坡卫生部指出,在总共43座宿舍楼中,至少17座宿舍楼出现感染病例,其中9座宿舍楼已经被隔离,楼内居民不能外出。在这些外劳宿舍区,以前就曾暴发过水痘、登革热和寨卡等传染病。(编译/王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