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食禁令加上巴刹感染群使新加坡熟食中心冷冷清清

堂食禁令加上巴刹感染群使新加坡熟食中心冷冷清清

新加坡静山巴刹与熟食中心较早前出现确诊病例,使不少顾客却步。(叶振忠摄)

作者:林慧敏

禁止堂食、再加上巴刹出现冠病确诊病例,新加坡熟食中心受到双重打击,堂食禁令实施首日生意锐减至少一半。

新加坡昨日重回高警戒解封第二阶段、再度禁止堂食。记者昨早约9时走访位于宏茂桥的静山巴刹与熟食中心时发现,熟食中心比以往冷清,前去打包的顾客不多,一些摊主则坐在摊位前,苦等顾客上门。

不少摊主反映,自从巴刹出现与裕廊渔港感染群相关的确诊病例后,顾客已减少许多,现在又禁止堂食,生意更为惨淡。

售卖粥品的鹏耀发(60岁)说,巴刹出现确诊病例后,生意下滑约两成,禁止堂食首日,生意更是减半。“平常早上6时就有人排队,现在完全没有,如果巴刹没有确诊病例可能生意还不会那么糟糕。”

叻沙摊主符贞(46岁)开档约两个月就遇到两次的堂食禁令,让她深感无奈。她说,一些食客会担心,不敢到熟食中心用餐,导致生意下滑近一半。“因为叻沙打包没那么好吃,所以禁止堂食后生意更糟,下跌七成左右,有种历史重演的感觉。”

勿洛蓄水池第630座巴刹与熟食中心也出现确诊病例。售卖鱼圆面的摊主何燕芳(63岁)说,平时凌晨3时开档,就有不少到巴刹买菜的顾客上门用餐,但昨天一直到早上8时都没什么顾客。

“现在不能堂食,巴刹又有病例,顾客可能不敢来,或是误以为熟食中心关闭两个星期,所以人潮少了许多。”

厦门街熟食中心约半数摊位没营业

位于市区的厦门街熟食中心更有约半数的摊位没有营业,让不少到熟食中心打包午餐的上班族感到错愕。该熟食中心共有130多个摊位。

堂食禁令加上巴刹感染群使新加坡熟食中心冷冷清清

厦门街熟食中心昨天有约半数的摊位没有营业。(陈来福摄)

在附近工作的李慧冰(29岁,营销经理)说,自己每周回公司上班一天,这是她首次看到熟食中心有那么多摊位关门。“我有点吓到,不知道要打包什么。我的工作需要到处跑,所以禁止堂食对我来说挺麻烦。不过,最近的病例很多,所以我觉得这是有必要的。”

厦门街熟食中心商联会主席萧炳贤受访时说,部分摊主曾与熟食中心的确诊病例接触,必须接受隔离,所以没有开档。一些摊主则认为堂食禁令期间生意惨淡,选择暂时休息。

送餐平台订单增加

经营煮炒摊的萧炳贤也选择休息两周,之后再做打算。“之前禁止堂食的时候,生意下跌许多,所以这次我就想先休息,先观望。”

堂食禁令影响层面广,知名快餐店摩斯汉堡(MOS Burger)昨日通过面簿宣布,位于华贸商场、JEM、滨海湾金融中心、先得坊等八家分店将暂停营业,直到8月18日高警戒解封第二阶段结束,或直到另行通知。

因无法到餐饮场所堂食,有更多民众选择使用送餐平台来订餐。GrabFood和foodpanda受询时均表示,昨天收到的订单都有所增加。

新加坡全国职工总会秘书长黄志明在面簿贴文说,送餐员、安全距离大使、德士和私召车司机等前线人员仍须在禁止堂食期间在外工作。为了方便他们在外用餐,职总和一些伙伴们合作,在多个民众俱乐部以及商场内的食阁等场所,设立用餐专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