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加坡,为啥我摊上这么个“老油条”的坑爹女佣

  事情的起因

 

我家新请了个菲律宾女佣,才刚刚拿到工作准证,却感觉请了个“太上”回家!

某天下午,她晚饭准备得太晚,6点还没开始动作。我就说,以后最晚要7点吃饭呀,所以下午4点就开始解冻备料,不要等我叫。

随后,我叫她等鱼片解冻完,要教她腌盐和姜,结果!我转身管个娃的功夫她就浇上酱油了。我说不是所有的腌法都是酱油,有时候要有变化。她脸色就开始不好看了。

然后,我就问了句,晚饭准备炒青菜了吗?她说她觉得炒饭里有点青豆就够了。我说今晚来不及了,以后还是得注意一下,因为我娃很多东西都不能吃,所以还是要保证每顿有肉有菜,营养才够。

开始炒鱼片了,炒鱼片要找苏梅酱,我记得冰箱有,她说没有,我找了半天的确没有,就说奇怪,我记得有的。算了,用别的酱吧。万万没想到,就这一句话,完了!她脸色忽然大变, 我炒鱼片的时候她完全不学,转身用水冲碟子一直冲,我让她来看,她就用力摔盆摔汤匙……

 

怪我咯?!

然后我问她炒饭她舀了她自己的份吗,她就掉眼泪说她不吃!接着就不理我了!我主动把饭和鱼舀给她,她也不理我,吃倒是吃了!

但是从头到尾,我都用很平常的语气小声说话,也没有骂她,就不知道她觉得哪里冒犯了。

事情发生之后,我和女佣谈了。她说她不能适应我家的快节奏,她在过去六年来,都没这么掐着钟点干活,她说她适应不了。

她说,你尽管把我送回中介好了,我之前就没这么赶着干活过。什么5点45起床,什么1点半煮好中饭,什么7点要煮完晚饭,我都不是这样掐着钟点做事的。我可以做事情,但是不按照时间来。

 

  离谱发展

 

当时面试的时候,她和我说得好好的,说她会煮,什么都能干,所以跟我要700块工资。结果也是醉了,炒青菜的时候,应该是热锅下油,结果热完锅她拿着生抽瓶子要往里倒,说她以前都这么炒青菜,先下酱油……

我家早饭都是用电饭煲预约煮好,所以她起床后只要把饭盛出来,准备个水果,浇个花,吃完早饭就可以送孩子上学了,结果她说早上这个节奏太赶了,我连菜都没叫她炒!

昨天晚上,她在她屋里闹腾了一晚上,砰砰砰很响,吓得我把我们卧室的门反锁上,怕她进来干点什么坏事。结果第二天早上我起来,发现她昨晚真摔东西了,扫把被摔成两截,扫把头在一个地方,扫把尾在另一个地方,断开了。

 

至于她,罢工了!行李全部收拾好拿出来,跟我说她不干了。我说,那也得等我跟中介打电话吧。她直接不干,走人。中介给她打电话都不回。逛到现在才到中介那里。

早上我问她,你来这几天,我对你好不好?吃喝够吗?教你的耐心够吗?她一直要扯我家的SCHEDULE,我说你先回答我的问题。她只好说,你对我不错。

我说那你为什么发这么大脾气?她说因为你要求我7点钟要煮好饭!她就反复的说:我不是机器人,你想要个完美女佣,我不是,我要走……

我就回答:“我没要求完美女佣啊。何况我们不是都说好了,头三个月是适应期,你慢慢适应我家的作息,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提出来,我可以教你或者跟你一起解决。”她说,”你家节奏太快,做什么事情都是快快快,连送小孩子上学都是快快快”

我说对啊,怕小孩迟到啊,肯定要快啊!

这期间,她的情绪非常不稳,所以我在试图跟她好好说话。结果她不听。单独跟我说话的时候就很大声,一直吼。走到人多的地方,就开始痛哭……

送完孩子回来,到了我家楼下大厅,看到大厅里有人在,她就突然痛哭,大声说她很害怕,她不敢进我家,不要逼她……

我看她开始演,只能自己上楼去。然后她就失踪了一早上。中午我都打算去报警了,中介说她刚刚到。

我从来没有被女佣这么气得发抖过~如果吃不了苦,就跟雇主说,想办法商量时间表呗。她什么都不说,把平时的不满都记着。然后到最后一天突然爆发,摔碗碗碟摔东西然后逃跑。真是阴沉可怕的性格。

 

偏偏还长着一副绝世好女佣的模样,面试时我儿子跟我说,她看起来超级友善,说他喜欢这个阿姨,可怜他也被骗了。

下午中介给我打电话,我没接到。中介想通知我说女佣来拿行李。中间还有个细节,中介把电话开免提,说“来,说说你们双方的story”,我说不要谈了,她在家里摔东西,我也不敢让她回家,感觉就是菲律宾人护着菲律宾人

 

女佣就自己来了,上来砰砰砰敲门。我只有一个人和孩子,肯定不开门。她就去找小区保安告状,说我不给开门。保安就报警。警察来了之后,我正好也给中介打了电话,确认她们来拿行李。于是我请朋友上门来做证人(实在怕她再撒谎污蔑我)、交接行李。

 

(示意图):为女佣弄到报警,也是始料未及

朋友说,女佣看到警察的时候一脸得意。她就在楼下跟警察说,因为我们家只有妇女和小孩,不可以随便开门给陌生人,所以请她来作证,最后在警察面前移交了行李。

 

  前雇主的“戏份”

 

据女佣说,她在上一家(新加坡人+菲律宾人的家庭)做了6年,可能日子比较好过。女主人是菲律宾人,男雇主是新加坡生意人,经常不在家,经常出国,女儿都23岁了,所以她不怎么会煮饭,以前都是七点多才起床,不用准备早饭。

最无语的是,中介说前雇主都到中介所替女佣作证了,证明以前女佣住在洋房里,居住环境多好,从来不叫女佣干重活,对待女佣像朋友一样,甚至还出示了居住环境的照片!

难怪她没法早起,会计较买菜时拎袋子,送小孩上学还要帮孩子背包,听起来都是小事,在我们看来都是天经地义该做的,在她看来,就是无法忍受的!

中介说,前雇主拿了一大堆他们住的洋房照片来,证明他们给女佣提供的环境是多么优越。现在女佣在我家条件不如他们家,就是虐待——这年头,住个小破公寓都不够格请女佣了!

离谱的是,女佣还把她住的房间(公寓里的女佣房)拍了照片,传给她前雇主看,前雇主说她有菲律宾大使馆的关系,说怎么可以让女佣住这种房间,要去MOM告,所以这个女佣有前雇主撑腰,就立马逃跑。难怪中介一直威胁我,说前雇主势力强大,叫我要低调。

什么时候新加坡人力部成了女佣的“庇护所”?!

我们的诉求很简单,就是要求送女佣回国。中介坚决不送,警告我们说女佣在大使馆有关系,然后也不退钱!

 

  消协/中介所投诉之路

 

早上去了CASE(新加坡消费者协会),又去了女佣中介所。CASE说,这种情况下没法告女佣中介,只能去告女佣。

可是~按照合约,我告不了她。因为就算合约对雇主再苛刻,没保护到雇主,我们也签了。所以能保护自己的,就是下次跟中介签合约时,(划重点要加上保护自己的条款,写上万一女佣跑了,雇主不承担多少多少金钱损失之类的,但是前提也得中介愿意跟你签这种合约,不然也是白搭。

另一个方面,雇主跟女佣签的那个合约,女佣跑路,那是女佣违约。雇主可以告女佣。但是CASE的人明说了,新加坡MOM不保护雇主,只保护女佣。

他说告女佣没有用,虽然很同情我们碰到的这种情况,但是他认为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减少损失,让中介去transfer这个女佣。他说所有人碰到这种情况想来complain的,最后都选择transfer了。

他还说,如果去MOM告女佣,MOM会调查。女佣会跑大使馆求庇护。这个调查过程很长,会对雇主的正常生活造成不好的影响。所以不建议……

然后就去中介所。中介说,她知道女佣们在玩什么。她说她承认现在女佣滥用法律,一旦女佣跑去大使馆诬告,MOM就要调查,调查期间雇主一天要付50元生活费给MOM,如果女佣在新加坡犯了罪,雇主还得等女佣出狱后买机票送女佣回国。

中介说,这就是现实,不是她要搞我们。是因为好的女佣越来越少,挑三拣四的女佣越来越多。

CASE的人说,我们作为好的雇主(不是那种虐待女佣的雇主),只能寻求媒体的帮助,舆论足够,对MOM才可能产生影响,才能让MOM考虑到我们这些好雇主的委屈……所以,既然现实如此,只能这样了。

提 醒

  • 以后找女佣,一定要在签协议时,尽量加上保护自己的条款,就像CASE提醒的那样,而不是发生问题了再来求助,也没用了;

  • 同时,在发生纠纷的时候,注意保留证据,例如录音、录像(自我安慰多少能保护权益吧)。

 

除此之外,一切全靠运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