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收购风云后,还有诗和远方吗?

|关注“新加坡眼”,输入“旅游”“雅思”获得更多信息|

共享经济(Sharing Economy),要想抵达“诗和远方”的彼岸,就必须更好地与传统经济并存共荣;同时重塑清晰且可持续的盈利模式;并参与构建劳资政三方共赢的社会和谐框架。


网络上的一部微电影《功守道》非常燃爆,主角为中国商界巨子马云,在影片中他用自己引以为傲的太极拳,战胜了包括李连杰、甄子丹、托尼贾在内的各大门派武林高手。

而新一代功夫之王吴京,刚凭着《战狼2》刷新了中国电影票房历史记录,也在《功守道》里成为马云手下败将。

令人不禁感概,当创投界的芸芸众生还在为赚上一个亿的现实“小目标”而苦苦奋斗时,领跑者马云已经把自己的“诗和远方”演绎得如此精彩。


有钱任性的马云,把那句武林格言改写成了:


天下武功,唯富不破


每一位创业者或企业人,都希望能够实现“诗和远方”的理想:为投资者创造盈利,为顾客创造全新消费体验,为社会创造正能量效益,为自己实现人生价值。那么曾经火爆一时,如今却处在发展十字路口的共享经济(Sharing Economy),要想抵达“诗和远方”的彼岸,就必须更好地与传统经济并存共荣;同时重塑清晰且可持续的盈利模式;并参与构建劳资政三方共赢的社会和谐框架。

 

 “四海皆为家”的共享住宿企业Airbnb(爱彼迎)就是为了让旅行者选择更有家感觉的民宿,而放弃入住传统的酒店房间;而共享出行平台Uber(优步)创业之初的愿景就是成为更便捷、更豪华的德士替代品。


其他的共享经济业者也无不以传统经济模式“颠覆者”的身份而博取眼球关注。但这样“你死我活”的商业定位,一方面遭到传统经济业者的强烈反弹,一方面也使共享经济公司从创业之初,就陷入了价格战、补贴战的恶性循环。

 

随着粗放式“跑马圈地”的抢占市场份额告一段落,共享经济业者必然需要进入到深耕市场及细分市场的阶段。就以共享出行为例,由兼职司机为从业主体的顺风车类别(如Grab的GrabHitch), 更符合廉价、绿色出行的社区共享初衷;而由全职司机、出租车司机为主体的网约私召车类别,因为采用了互联网科技及大数据管理,则更接近于德士行业转型蓝图。


从长期的趋势看,共享经济一方面将能够开发出传统经济所无法触及的新市场领域;另一方面将与传统经济相互融合,从而催生出新服务、新租赁等新经济模式。

 

另一方面,依附在资本加持及政策红利基础上的盈利模式是不可持续的,共享业者必须要尽早形成自身造血能力,正如马云在阿里巴巴所诠释的“功夫在功夫外”,共享经济平台除了传统的服务收费及佣金收费,相关主营业务所衍生出的增值服务或产品的收入,将成为共享经济未来稳定盈利模式的重要组成部分。例如优步衍生出来的UberEATS (优步外卖),以及Grab衍生出来的GrabPay(Grab电子支付)

 

共享经济企业也需要与相关政府部门紧密配合,完善这一新经济模式的法律及治理框架,同时尽可能地保护非雇佣关系的平台从业人员的权利与福利,以打造一个建康有序的经济生态圈。

作为新兴经济的引领者,中国在2016年共享经济市场交易额约为34520亿人民币(6900亿新元),同比增长103%;预计到2020年,共享经济交易规模将达到中国国民生产总值的10%以上。共享经济也会随着“一带一路”的拓展,成为亚细安各国经济增长的新引擎。


共享单车在狮城


新加坡政府也洞悉了共享经济这一先机,并在立法规范及社区治理上,为区域各国提供了宝贵的先行思路。这包括了从今年7月起实施的网约私召车服务监管框架;以及从2018年2月起,私人汽车的年增长率降为零。


在每个社区也为共享脚踏车划定了停车指定区,并通过对业者及使用者的双重监管,制止乱停乱放现象。凭着高效率的政府及高素质的国民,新加坡将可以成为共享经济等新经济模式的最佳试验港。


作者杨瀚森是新加坡籍亚太区域企业总裁。本文以原题于《共享经济:关于那些诗和远方》,2017年11月23日首发于《联合早报》,并发于微信号:瀚森专栏(WeChat ID:HansonSingapore),感谢作者授权新加坡眼发表。

相关阅读:


— END —

欢迎关注新加坡眼®

新加坡最大的自媒体平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